现在的位置: 首页Google>正文
《论纽扣和拉锁的性关系》 献给 吉德昂·逊德巴克 拉链的发明者!
2012年04月24日 Google 暂无评论

现代化实质上就是现代速度,其突出成就可从高度发达的交通工具和信息工具上看到。在过去,我们的先人要用一个月方能走完的路程,今天我们坐火车,也不过用一天,如果乘飞机,会短到几个小时,这是何等的天壤之别。可以想见,那个时代恋爱中的男女,若是天各一方,为化解心中的相思之苦,就要把满腔的辛酸倾倒在纸上,然后交托信差,大约需要一个月的工夫才能转到情人的手中。而现代人完全不必为这点小情感劳心费神,只许将保养得很好的手指在电话数字键上如蜻蜓点水般点那么几下,相思(如果现代人还没有蜕化掉这种情感的话),瞬间就会缩短到从嘴巴到耳朵的距离。是的,决不会超过这个距离,因为日新月异的现代化进程,不允许人们有那么缠绵悱恻、那么丰繁富丽的儿女情长,一切都要讲求效率,合乎时间法则,一切必须从快从速。情感的事,看看那些“今日有约”的“非常男女”,也就大体清楚了。
现代化的交通工具,固然缩短了人们旅行的时间,减少了旅途奔波之苦,却是以牺牲沿途观光的快乐为代价的,过去比喻只图速度快不求心有所得的阅览方式叫“走马观花”,其实现代人连这一点也几乎难以做到,浮躁的内心顺应了瞬变的潮流,何况,花花草草的尊姓大名也以现代化的速度失传,对某些人来说,知道它是女人的代名词就学问的不得了。
同样,信息工具的现代化虽然使远在天边的亲人朋友,声情并貌全面仿真。可是,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有吗?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相思还有吗?那种望断天涯路的苦苦等待还有吗?这些可都是砥砺人类情感的磨刀石啊!
现代化的速度改变着现代人的行为方式和价值趋向。人类的情感已沦为极为奢侈的闲情逸致,丰厚的人性,渐渐单薄起来,情感不再生成于心灵,不再经过从充分酝酿至最后自然流露这个过程,而成为机器的产物,象插根管子就能喝的纯净得什么也不剩的“纯净水”,和撕开口就能食用的几乎不与你的器官发生关系的“快餐面”了,是现成的兜里装着的。我们应该扪心自问:已经对人类的各种情感丧失了知觉和感受的现代人,生命能比自然界里顶风冒雨的飞禽走兽树木花草高贵(所谓“高贵”,到底指何而言?)多少呢?

速度之下,人自身代替了机器,心理/生理也在这一大环境里完成了衰弱和退化的演变。动物性的需要已经代替了爱情的必要,情爱的意义已经迫不及待地从自身里抽空,而沦为符号。我发现,在这个庞大的符号王国里,有两样东西对上述的态式极具表达的特性和表达的职能,这就是充满性感特征有色情指向的纽扣和拉锁。

可以说,纽扣和拉锁就是两个天然的表“性”的符号,它总结了过去/现代女性在性势力中的态势,表征了两类不同的性情,至少是代表了对待性爱的不同观念。纽扣复杂的盘结方法和千姿百态的样式,有浓厚的古典倾向和浪漫色彩(注意,这其实是人类很本真的一种素质),在它的符号表辖下,是娴淑、静雅、含蓄的那一类女性,她们往往以被动接受的心态来对待这一人伦关系。拉锁则带有强烈的现代主义倾向,是前卫的。它单一的形式,快速敞开和快速闭合的特点,使人决不会有停留在它的表面上进行任何情绪酝酿的想法,它只会导引着进入下一个动作和下一步的行动。
如果以纽扣和拉锁这两个符号来表示女性的话,可以这样假设:它们分别表示封闭和开放的女性。前者注重精神的享受,后者注重物质的满足。
纽扣在过去的性爱经历中,扮演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。我一直为古人隐藏在身体上的这个“性的按钮”而拍案叫绝,它不但需要你在进入状况之前要有个解(缓和)的过程(这里的解,也做消解来讲,消解女性的羞耻感,随着一层层衣服的不断解开滑落,女性的羞耻感也随之荡然无存。)更重要的是,当你用手指在那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蕾般的纽扣上,开始似有似无若即若离地抚弄,接着又如剥莲又似采蕊地把那豆大的纽结从扣环里取出来时,会灌注多少柔情蜜意和多少爱的能量在那一套动作里?这时,那仿佛带了电的手指,于轻轻的捻动间,将神秘而庄重更带有轻佻的情感负荷,透过轻轻磨擦的衣服前襟,传导给面如静水心似湍流的女人,瞬间,爱欲的涟漪拼接成层层叠叠的舌尖,从四周绵绵地毫无遗漏地向着纽扣的部位舔过来,接着又以同样的绵密和强度向着四周弥漫开去,直至包容整个身体。可以想见,古人“轻解素罗裙”时,耳畔、胸前一定翻飞着美妙的爱情话语,身体的每一部位都在情爱的旋律里和谐地奏鸣着,一致使周围的空气也如天使的翅膀闪着神性的光芒。所以,解纽扣的过程实际是情感蓄势的必要程序,深谙此道的人,一定会用富有尊严又充满尊重的手指“启动”出令人心花怒放的感受。我们在观赏戏曲片或古装片时,总见男女幽会时要选择一截断墙,一丛花阴,与其说是对地点的选择和对羞涩的掩饰,不如看成是一种情调和氛围的造就,纽扣在今天的作用也作如是观。纽扣,不再单单充当衣服上的连系物,它成了一个表情/表意的符号,故而人们有“情结”、“心有千千结”这些说法。

“一口小白牙,一把小铁刷,张嘴刷一下,闭嘴刷一下”。
这是我杜撰的一条谜语,谜底是拉锁,当然不够高明。因为,它虽然抓住了其外形的特点,但没有体现出拉锁作为符号本身所包涵的复杂内质。然而,我却不得不佩服发明了拉锁并为之如是命名的人的聪明才智。拉锁的出现,不啻是服饰上的一次革命,它的开合之迅速方便、扣合之准确严密确实为纽扣所不及。尤其它所具有的挑逗意味我以为更是显而易见且登峰造极。拉锁,是一个多么结实,牢靠的名字啊,用锁的意思,意为此非等闲之地,须加强防范,我们都熟知在“锁”的大军里有“永固”、“将军”和“长城”等名将,都是炫耀它的安全和保险,谁知到了这里被点化成一拉就开的锁了。这里“锁”的用意是极其明显的,是在有意向“猎艳的君子”提示:不必忙着乱找,此处就是不可随便进入的要害部位,当然唠,你若强行进来,我也是没有办法的,反正我已经用“锁”了,尽了自己的责任,一切后果与我(的本意)无关,你“手责”自负。不难看出,这锁是一种虚设,即欢迎君子又不排斥小人,是欲擒故纵的一贯伎俩。谓之锁,实在是自欺欺人或自慰心灵罢了。
如果说,纽扣代表的是一种陈旧、稳妥、理性的夫妻式的性感,那么,拉锁则是代表了激情、易损、感性的情人式的性感。拉锁的指向永远讲求实际,回避含蓄与浪漫。它有把自己完完全全敞开的意愿,并享受这种开膛破肚般的激情迸泻带来的快感,是属越堕落就越美丽的那一种。
想想看,两个情人的幽会总是匆忙而不从容的,颤栗与恐惧投在心头的浓重阴影,总是挥之不去,爱情的阳光无论多么强烈地照射,仍然感到寒冷刺骨。在如此惶遽的状态下,一切就要从简从免,这不得不需要一种能够迅速打开身体的快捷方式,可以说,拉锁便将这种方便发挥到了极致。随着一声如刀片划开肌肤般的细微声响,衣衫裹蔽的身体从饱涨的等待中部分地袒露出来,当拉锁走完了它的全程,我们就看到了用出水芙蓉和软玉温香所比喻的身体。只是此时的当事人已无心领略展性于眼前的旖旎风光,他已被焦灼的旋涡带进欲望的深渊里了。拉锁不光节省了进入状态所需的时间,同时拒绝情感的酝酿,使人类这种伟大神圣的事业变得轻率起来,毫无意趣。
这里不得不说一说令人思绪翩跹的隐形拉锁。众所周知,拉锁所在的位置都是人身体上最夺眼目的地方,大概考虑到在这么个要冲之地设上个呲牙裂嘴似笑似哭的拉锁,不光样子大碍观瞻,关键是那种故意招摇过分“点缀”的做法未免太外露了,应该“含蓄”一些“内在”一些才好,于是隐形拉锁应运而生。这种拉锁使女士衣裙上的口儿抿成了一条线,眯成了一道缝,一幅欲说还休醉眼朦胧的神态。隐形拉锁一般置于裤子/裙子的后面,这大概和“女等同于后”有关,因为皇家的后宫,就是集结女人的地方,而这些女人里地位最高的一个就是皇后——当然,这是我的主观臆测和借题发挥,不过,拉锁的后置确是女子服装所专有的,不论是裤子还是裙子概莫例外。这同样是出于色情方面的考虑,后方的拉锁回避了面对面的尴尬,可以借“没在当面”而开脱自己应付的责任:错的不在自己。这让那些“好动”的人容易得手却又使自己内心因“没有看见”而心安理得,轻易地缓解了心理上的压力,情感上的障碍也一越而过。可以说,隐形拉锁表达了一个暴露的时代的隐形关系,是情感匮乏时代的一层极为浅薄的粉饰。

纽扣和拉锁有不同的妙用:尽管他们的用途都是连接衣服上的两处,然而,用途归用途并不是目的,它的目的是煽情的:在并不需要敞开的地方,向人“佯装”出一个可以伸手的所在。一个好的服装设计师总能使纽扣和拉锁化为服装上的眼睛,且能传情传神。作为符号的纽扣和拉锁,承载的意向是不同的,但都指向潜意识里的一个愿望。是心灵化的,人格化的。
纽扣和拉锁在衣服上产生的不同效果, 就好比图书封面上的装帧设计,纽扣因花样的繁多倾向于典雅、考究和色彩活泼的那一类封面,让你在阅读之前,先进行赏心悦目的洗礼,不管里面是什么货色,给你个先验的印象:高墙必定深院。所以,我们见了那些在胸前盘根错节如花如云般的纽扣,就忍不住将目光在上面长久地缠绕、揉弄一番,倒把自己是去领略后面景致的目的暂时给忘了。拉锁带来得感觉就不一样了,它形象单一,不事雕琢,由它作为连系物的服装,就象那些花哨轻薄又俗艳的通俗读物的封面,让人毫不在意它的外观,同时省略掉它的前言而直接去阅读里面的章节。正是这样拉锁不屑于掩饰表面,也没有耐心等你停足注目,它期待你长驱直入,去探索“内容”(内部)的风光。如果不是像书籍一样总得有个“皮儿”,它索性来个毫无遮掩让你一览无遗。这让人容易联想到那些临时应付使用的简装品。我们面对一条拉锁时总是不假思索,总是手疾眼快,总是“更不答话”,就是这个原因。可见,纽扣还多多少少存有旧时代的封闭与羞涩,需要你去费一点必不可少的时间,付出一些略微艰难的努力。而拉锁则属迫不及待早有准备的开放了。大有“门没锁,自己进来就是”了的坦率。显然,拉锁是一种故作姿态的“虚掩”,暗示了她本情愿又以不情愿来表示的心理。

小考:纽扣又叫“结”,系住的意思。男女在一块合法生活谓之“结婚”,两人同行叫“结伴”,说话不断重复字音叫“结巴”。文章的词句关系称之“结构”。总之这些“结”,都有纽扣的意思,说到底就是“发生关系”。
现已进入拉锁的时代,意味着关系(或发生或瓦解)的迅速。

文章来源网络